性爱技巧

拍艺术照被摄影师奸骗

9.7

拍艺术照被摄影师奸骗






正值炎热的冬季某一天,我跟明伟说我说生日快到了;并要明伟送我一个生日礼物,但明伟不知要送什么。


我想了一下,觉得本人身体不错且长得颇有气质,但是从 来没有记录下来,以后要是了生小孩,能够全部走样,以是想趁现在留下美妙的记录。


于是就跟明伟说我想要拍一组艺术照,明伟觉得这个点子不错,以是我们就出 门去找专门拍艺术照的店了。


比较了几家,终于找到一间看起来还不错的店。


老板是一位专业的摄影师,瘦高的身体并透着艺术气息,看起来蛮专业的。


于是我们和摄影师讨论了一些构想后,一行三人就来到了地下摄影室。


因为现场只要我们和摄影师,以是拍起来分外轻松,拍了一会儿,摄影师说我的条件不错,又是炎天,应该可以拍的清凉一些,这样才干真正留下完满的身体。


我跟明伟讨论一下,明伟说:“好吧!”横竖有他在场没关系。


于是我在摄影师的指导下,渐渐地解开衬衫的钮子,轻轻地显露半边酥胸,又缓缓撩起裙摆显露诱人的大腿,乃至连半通明的T字裤都若隐若现,而摄影师的镜头也卡擦卡擦的捕获我的诱人体态。


过了不久,我已经脱下了上衣,显露了玄色的诱人胸罩。


由于是第一次在生疏人眼前脱衣服,我觉得很害臊又有点不安,但是摄影师很亲切又很专业,让我担心了不少,不过我还是感觉满身都有点发烫的感觉。


又拍了一会儿,摄影师表示我把裙子脱下,我看了明伟一眼,明伟也有点兴奋地点点头,于是我就缓缓地脱下裙子,显露性感的半通明玄色丁字裤,我发现摄影师好像吞了吞口水。


由于我是第一次穿这么少表露在两个男子之间,真是有点怕羞,但是内心却有点安慰和不安的感觉,这是我结婚以后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


闪光灯闪了几下,摄影师又说既然来拍了,不如拍一些可以永世纪念的裸体艺术照,让生命留下一些杰出,以是请我放开一些。


我问了明伟,他说既然是送我的生日礼物,就由我本人决定。


明伟说结婚以来,从来没仔细地看过我的裸体,以是也很想看看拍出来的效果。


由于有生疏人的在场, 我也觉得很安慰。


并且既然要留下完满的记录,何不拍得彻底一点,以后也许没有这种机会了,并且摄影师看起来还满正直的,这又没有多余的人,于是我渐渐的把 内衣脱下,34C的乳房就弹了出来。


虽然结婚好几年了,但是我的美乳还是没有什么变形,虽然乳头颜色有点深,但这种颜色更能透出我这种成熟美妇的娇艳,当34C的乳房弹跳出来之际,我霎时羞红了脸,也不太敢抬头看照相机。


摄影师这时呆了一下,就不断猛按快门,我的心情看起来也很诧异。


此时的我,由于曝露在外人眼前,体内已产生了异样的变化,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正冲击着我,心跳放慢、满身发热,使我产生史无前例的感觉。


摄影师赞叹之余,表示我把身上最后一件内裤也渐渐脱下。


天哪!我岂不是全裸了?在两个男子眼前全裸是我从来没有过的行为,我想我大约已经有点兴奋了,加上 摄影师的游说及赞美,以是我就缓缓地脱下了内裤,满身已经暴露在他们眼前。


整齐的阴毛也露了出来,这使明伟脸上的心情更为惊讶,但是明伟愈是惊讶我好像愈 是迷网在这气氛中,原来这是另一个的我.....现在的我已经感觉小穴中已有一丝淫液流了出来,脑部因遭到很大的安慰,以是有点神魂颠倒,在摄影师的指导之下,我的动作愈来愈大胆,行为已有点失控了。


摆 了许多姿势之后,摄影师成心问我是不是处女,并称赞我的体态像处女一样纯洁可爱,这番撩拨的话语让我心中像吃了吗啡一样性奋,身体也愈加亢奋起来。


此时摄影师告诉我说:“尤物,乳头要挺一点,拍出来才会美观喔。


”并叫我本人捏捏本人的乳头,看能不克不及让乳头挺一点,我于是羞地照着摄影师的话做,不过这画面真是令人血脉喷张,因为我搓揉本人乳房的画面,像极了日本A片中的情节。


我发现连明伟的裤档也敏捷膨胀起来。


突然摄影师中止了拍摄,说ㄋㄟㄋㄟ拍出的结果欠好,于是他到楼上拿了一个黄色的小模子杯,接着从小杯中拿出一根小冰棍,走到了我身边,口中还是不断赞美我 的身体,说因为乳头不够挺怕画面不够美,以是他征求我的赞同,要用冰棍安慰一下乳头,由于我很信托他的专业,也没听清晰摄影师的话就点点头。


只见摄影师拿了小冰棍就往我的乳头上磨蹭绕圈,我颤抖了一下,并发出嗯~~~~嗯地一声嗟叹,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安慰的经验!不过我的心情应该是很舒适的样 子,乳头也敏捷的屹立起来,连乳晕上的小蕾也明晰可见。



嗯!还是摄影师有经验,否则能够要明伟的舌头才有办法了...CC...摄影师这时还贴在我的耳边,喃喃地不知说些什么,手中的冰棍也轻柔的安慰我的乳头,此时我好像不自主地轻轻地张开双腿,顺着细缝看去,熟习的爱液也潺潺的 顺着阴唇流下。


这时摄影师将冰棍交到我的手上,并引导我将拿冰棍的手放到阴唇上滑动,才起家回到照相机旁继续拍摄。


不过明伟在旁边却看的欲火焚身,快受不 明晰的样子,因为明伟和我认识这么多年,从来没看过云云火辣的场景,这是另一个我,跟明伟认识的我有天壤之别。


正当我性奋之余,一个极具香艳的画面出现在明伟的眼前,我将冰棍在本人的小穴口滑动,有时还轻轻的塞进穴中,并且我的脸上出现红潮了。


我晓得我在极度性奋之中,虽然我强忍着不发出声音,但他们还是可以隐约听到一些短促的呼吸声。


此时的我感觉阴道比刚才更湿了,满身发烫,一种莫名的快感和安慰持续的冲击着我,虽然没有人真正触摸到我的身体,但内心的愿望已使我无法本人了,我乃至不想这么快结束摄影,淫欲已渐渐的淹没了我的明智。


这时摄影师拉开幕帘。


后方出现一张古典的欧式大床,并请我移动到床上继续拍摄,明伟不担心地问我∶“可以了吧!”我眯着双眼明伟说:“再拍一下就好了。


”明伟的眼楮不断盯着我的裸体看,裤档里却不断的抖动,我想他待会回家肯定会和我云雨一番。


这时我自大地对明伟说∶“等照片拍好后,你会看到美美的我喔。


”古典大床上铺了粉白色的床单,摄影师并撒上一些玫瑰花瓣,我叫明伟后退一点,不要挡住摄影师拍摄,明伟后退了好几步,这时明伟大约想降降火气了,免的待会 太冲动跑到床上和我大搞起来,这样就难看了。


果真明伟说道:“我到楼上抽根烟,顺便找便当市肆买几瓶饮料。


”我也迷漾的点点头。


明伟上楼之后,摄影师叫我躺在床上并把双腿打开,我渐渐的照做。


想不到我会做出这么大胆的动作,原来我已经在这种气氛下而不能自已了。


我闭着眼楮,渐渐地 打开双腿,用左手摸着阴唇,右手摸着乳房,我现在已经是个发情的动物,淫欲让我无法控制本人的行为,我好像要享用这种快感,我自动的拨开大阴唇,让摄影师 可清晰的捕获我的私处。


过了一会,我又拨开小阴唇并高举双腿,这是很羞耻的姿势,但是在摄影师的赞美下,我情不自禁的照着摄影师的口令动作,此时我只想留下美丽的照片。


这时,摄影师突然打开旁边的古典衣橱,外面有百般极尽撩拨的情味内衣,并怂恿我穿上这些内衣拍摄,于是我挑了件紫色蕾丝的束腰马甲,马甲穿在乳房上面,将 我的美乳托的更高耸也更诱人,马甲下缘有四条蕾丝吊带,夹在淡紫色的丝袜上,让我看起来像是极度淫荡的贵妇。


在镜头下,我更大胆地摆出各种撩拨和淫荡的姿 势,只为了留下最性感的一壁。


我轻抚着本人的乳房,并且阴户大开的让人照相,我的心情看起来真的很淫荡,阴道已经湿透了,外面好像极度的酥麻,钜细阴唇也因兴奋而充血肿大,看来,我真的很想要一些东西来填满小穴了。


摄影师这时拿出一个小瓶子,告诉我说这是一种新产品,假如喷在皮肤上,会像穿上丝袜一样让皮肤光华美丽,拍摄起来也会更美观,我在杂志上看过这种产品,不过却没有运用过,没想到摄影师竟然有这种产品,不过为了画面美观,我马上点头赞同。


于是我接过瓶子开始涂抹起来。


“涂的不是很均匀,有些中央没涂到。


”摄影师一边审视一边说,然后从我手上接过罐子,倒一点在手上,我没留意到摄影师的动作,摄影师一低身便将油抹在我的大腿内侧。


我娇羞地说:“那边?”当摄影师开始抹的时候,我才接话,但这样半询问的语气,仿佛恰好赞同摄影师的动作,想制止也来不及,这样一来也只好默许摄影师的动作。


摄影师几乎是将我的双腿重新抹一次油,摄影师细致的大手,顺着我的大腿不断往下抹到小腿,摄影师的动作很缓慢,与其说是抹油,感觉起来更像是在抚摸,在我满是油的腿上来回的抚摸,一阵阵舒滑的感觉,让我本来就敏感的身体轻微的颤抖。


半跪在地上的摄影师,脸恰好面对着我的三角地带,我可以感觉到摄影师呼吸的热气,刚好喷在敏感的小穴口上,惹起阵阵酥麻,我隐隐觉得这样下去仿佛不大好. ...“来!举起来。


”摄影师抹的兴起,将我的一只脚抬起来,放在大床的边缘上。


我此时有点重心不稳,一只手很天然的搭在摄影师肥胖的肩膀上,摄影师没有说话, 将我的高跟鞋脱下,从脚指头到脚底,沿着脚踝均匀的上油,这让我觉得非常舒适,加上偶尔带点推拿的指压,我感触满身逐渐的抓紧,接着摄影师很快的将高跟鞋 帮我套上,这是第一次有人帮我穿高跟鞋,这样的周到让我有点飘飘然,但穿好后摄影师依然把我的脚架在大床边缘。


摄影师又倒一些油得手心,并开始替另一只脚上油,从小腿往上后轻抚过膝盖渐渐往上移动,这给我一种很安慰的感觉,因为我一条腿弯曲撑在大床边缘,大腿是分 开的,下半身的门户完全大开,并且,这样的姿势,让本人的私处裂缝,轻轻的张开,再加上抹油的舒适安慰,私处裂缝天性的一张一吸,好像在等待些什么,我心 思明确这样子持续充血,会让本人过度兴奋。


我有点想抑制本人开始燃起的感觉,但摄影师一边抚摸,一边推拿,一边搓揉,一边靠近我的紧张部位。


摄影师的手不断到我的三角地带后,忽然停下来,然后沿着 耻骨边缘,用手指画出一道界线,这个动作也让我紧绷的心境,涣散下来,毕竟摄影师还满抑制的,不会于跨越界线,这个动作也真正让我开始担心的享用摄影师的 服务。


这时摄影师请我站起来,看看前后涂抹的能否均匀。


“嗯!大腿还差一点。


”摄影影师说完又到了一些“丝袜油”在手上。


但是因为我撑住地上的脚底刚才被抹满油,脚底板和高跟鞋面,因为油的润滑让我有点站不住,我只好两手都搭在摄影师肩膀上,同样的,摄影师涂抹的手也不断到 大腿根部才中止,只是摄影师这次在我的大腿尽头停顿比较久,沿着大阴唇边缘,不断的来回推拿,这样的动作,因为很靠近紧张部位,一种随时都有被侵袭的能 够,让我感触更安慰,但我还是冒险的让摄影师继续他的动作。


还好,摄影师还是谨守住界线,但摄影师这样子的守住界线,反而让我因为置信,反而丧失警觉性。


“好了吗!这下被你赚到了。


”我玩笑的亏摄影师,因为置信摄影师不会乱来,以是言谈间就没有拘谨,很天然的和摄影师打屁起来。


“好了!”摄影师这时站了起来,要将瓶子收起来,但不巧被我绊了一下,洒了一些到我的身上。


“好吧!我看这下子要满身都抹才会均匀了!”摄影师笑说。


我的美胸都沾满了油,“哇!都流进衣服了。


”我说道。


摄影师刚刚真的不警惕倒了许多油在我身上,胸口的油沿着乳沟滑进马甲,怪难受的,因为都是在胸部。


“来!否则把马甲脱失好了。


”因为就在旁边,摄影师二话不说,把我拉近他,转过我的身子,我变成背对摄影师,摄影师马上找到马甲的排扣,一下子就把排扣整排拉开,这件紫色马甲便离开了我的身体。


“把油抹匀,比较美观也比较舒适。


”摄影师把马甲丢到一边,也不等我回话,便在我的背部抚摸起来,刚刚的油也有一些流到背后,但摄影师的手间接由我的腰部渐渐往上抚摸,也不晓得是刚刚流进去的还是摄影师手上的,已经分不清晰了。


“脚好酸!”我对摄影师撒娇的说。


至于摄影师主动把我的马甲脱失和抹油的举动,倒不是很反对,反而摄影师这么做,我还觉得很舒适,次要是从开始拍摄以来,我认为摄影师不会乱来,心思上对摄影师已经很信托了。


摄影师走到床边坐了下来。


“来!坐在我膝盖上,这样就不会沾到床单了。


”摄影师拉住我的手臂,转过我的身,轻轻的把我向下拉。


“不怕被我坐坏?”我一边讽刺摄影师,一边顺着摄影师的力道,轻轻地坐在的膝盖上,心想这么坐应该还好,毕竟不是坐在大腿上,但是我暴露的臀部接触到摄影师的膝盖时,被膝盖的骨头顶的有点不舒适。


“怕什么?又不是坐到不该坐的。


”摄影师有点开黄腔,但摄影师的手可没闲着,我坐下后,摄影师的手可以构到肩膀,开始抚摸我的颈子和肩膀,然后渐渐的往下指压。


“你的手艺不错,可以去兼差了。


”我对着摄影师说。


摄影师的推拿非常舒适,特别是还有油的润滑,我感觉到摄影师的手四处游走,然后再一的往下到腰部,然后再往上抚摸,抚摸再抚摸,然后又毫无阻碍的抚摸润滑娇嫩的背部。


由于摄影师的裤子也沾满了油,坐在摄影师的膝盖上会渐渐往下滑,我没有特别去调整坐姿,顺其天然的往下滑,这样臀部便不会被膝盖骨头顶的很不舒适,我感觉 到摄影师的手顺着腰部开始绕到小腹,将流到小腹的油一抹而开, 摄影师的手,沿着阴毛边缘抚摸,然后渐渐向上抚摸不断到乳房下缘,顺着乳房边缘轻轻的抚摸,我又开始轻微的颤抖。


还好我现在是背对着摄影师,另一方面,摄影师的膝盖好像故意无意的往上举高,这让坐在摄影师膝盖上的我渐渐的往摄影师大腿滑,不断到滑到臀部碰触到摄影师的小腹,而我暴露的背部和摄影师几乎贴到一同,而摄影师也很天然的将手沿着腰摸到了小腹。


忽然摄影师的一只手滑进了我的大腿根部,这让我感触有点安慰,而摄影师另一只手则沿着乳房边缘抚摸,只是每一次抚摸,便往上推一点。


每次抚摸到的乳房面积 越来越大,安慰也越来越高。


我晓得摄影师每来回一次都在试探,但他不断的跨越界线,但是因为滑油在摄影师的手掌和的肌肤之间交互的作用,柔嫩顺畅的感觉让 我升起一种不忍心阻断的感觉。


“嗯~~。


”当摄影师整个手掌搓揉到乳房时,我已经浑身发软,想要挤出声音要摄影师中止,但当摄影师的手指捏着乳头时,我不自觉的发出第一声淫乱的嗟叹, 摄影师好像遭到嗟叹的鼓励,一只手抚弄乳房,用手掌擦乳头,另一只手间接用手指揉捏我的乳头,阵阵麻痒的快感直上我的脑门,我嗟叹的更大声了。


我的身体越来越火热的时候,感觉到有个火热的硬棒顶着臀部,我晓得那是摄影师的阳具,但我已经不以为意了,我晓得这是男子正常的反应,也证明本人的体是美丽诱人的。


在摄影师的抚摸下,我满身又开始发热。


这时摄影师贴近我的耳朵,口中呼出的热气,哈的我满身发痒,然后摄影师突然咬住我的耳垂,我几乎立即就发出忘我的嗟叹,因为那是我很敏感的地带,一但被咬到,马上满身就酸软,加上在身上四处游走的大手,我的女性原始天性需求就快被引爆。


“啊~~啊~~。


”摄影师不断的用力的揉捏我的乳头,让我又酥又麻,安慰到说不出话来,就在我快堕入忘我时候,摄影师一手托住我左边的大腿,一手环抱住我的腰,然后顺势一转,我变成跨坐在摄影师大腿上,面对着摄影师。


这出乎我预料的举动,因为坐在摄影师满是滑油的大腿上,基本来不及制止摄影师,并且还天性的顺着摄影师的动作,天然的将本人大腿跨过摄影师,变成跪骑在摄影师的大腿上,只是这样子便不像刚刚和摄影师前胸贴后背,和摄影师中间拉开一小段距离,这样的大动作,让我有点疯狂。


“摄影师!这样子~~~好吗?”虽然我的胸部已经被摄影师摸遍了,但和摄影师这样的姿势还是很令我怕羞! “嗯~~”摄影师模糊的答复,还将手放在两侧腰部上,轻轻的上下滑动,我因为在极度性奋之中,以是也只好任由摄影师抚摸纤细的腰部。


我感觉到摄影师将眼光下移到赤裸的乳房上,我的乳房形状十分美丽, 没有因为年龄而下垂,并且又挺又翘,我晓得有个男子正在详细检视本人光秃秃的身体,并感觉到本人的乳头正逐渐的变硬。


“尤物!比女神还美丽。


”摄影师一边将我的手各放在他的两边肩膀上,一边发出赞叹,双手还向暴露的乳房移动抚摸,听到摄影师的赞美,我的防线几乎要彻底崩溃了。


我外表上虽然有点不要摄影师继续,但是事实上我不断坐在摄影师大腿上。


“太太!可不要对我乱来喔!”摄影师反过来调戏我!被这样一闹,我开始抓紧本人的心境。


回了他一句:“你少臭美!”摄影师已经很乐成的转移了我的留意力。


“来!抓好!我再倒一些油!”摄影师不等我进一步反应,在我腰上的手顺势搂住我的腰,一边身体向前坐起来,腾出一只手到摄影架上拿油,这样一来,我整个人 被摄影师搂个实实的,但我大大的乳头已经压在摄影师的胸膛上,挤压着变形的乳房,这让我开始紧张,但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。


摄影师放在我大腿的手一边往上 抚摸,沿着我的腰际渐渐的往上爱抚,直到我的乳房侧面,用大拇指轻轻的压揉我的乳房。


摄影师的手覆盖住我整个乳房时,我满身颤抖一下,酥麻的感觉立即传遍满身,“你~~你~~不行以乱来喔。


”我浑身发烫,跟摄影师假装的自持一下。


“那是肯定的。


”摄影师有点诡异的笑着答复。


“ㄟ!所谓的乱来是什么?”摄影师促狭的问我! “乱来喔!乱来便是~~~。


”“乱来便是你~~你~~ 的那~~~”我欠好意思说出上面的话。


这时聪明的摄影师也看出我已兴奋过度,能够很想要了,于是他问我需不需求男模儿来“协助拍摄”?我怅惘地闭着眼楮,想都没想地点点头。


没想到摄影师毛遂自荐,说本人的身体很上镜头,跟我搭配拍摄肯定相当有美感,并且照相机可以设定在自动拍摄,摄影师并向我说明并保证,只是做做豪情的动 作,会适可而止,绝不会有越轨的举动。


不过亢奋中的我并没有什么防线了,并且拍摄过程中也对摄影师产生好感及信赖感,以是就答应了。


这时摄影师走到床沿,脱下衣服,啊~~他的阳具很长也很粗。


摄影师指导我和他摆一些类似作爱的姿势。


我都逐个照做。


忽然摄影师很温柔地吻着我的耳垂,并轻 声细语的赞美我,我也嗯嗯啊啊的嗟叹着。


突然摄影师吻上我的樱唇,并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我的舌头居然也情不自禁的跟他的缠在一同,照相机持续的自动的拍 着。


一会儿,他用手搓着我的乳房,使我体内的细胞仿佛要爆炸一样,我的身体已经完全的消融了,他开始吸着我的乳房,太强烈的感觉不断冲向我的脑海,当他轻咬着 我的乳头时,我完全的投诚了,此时除非明伟在场能克制之外,我已无法中止统统的行为。


因为我的小穴内酥麻难耐,并且愈来愈想要了。


摄影师开始进攻了,他不断舔着我高耸的乳房,粉红色的乳头已经更屹立了,我的淫水也已经泛滥成灾,整条床单湿了一大片,阴道里已湿得不克不及再湿了。


照相机的快门不断在卡擦作响,我应该已经晓得和明确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,但是我仿佛并不想中止。


我的内心其实不断在等着明伟来克制我,但明伟恰好在里面买饮料,接下来我的双脚被摄影师分开,他用手抚摸着我的阴唇,且将手指伸进我的阴道,不断来回抽送着,等他确定我已经湿透了,而他的阳具也早已青筋满布,蓄势待发。


摄影师好像早有预谋,在不知不觉中已戴上了保险套,他引导我的手去抚摸他的阳具,由于明伟不在现场,我好像也豁出去了,由于我已经处于空虚难耐的情境之中,当摸到坚挺粗大的阴睫时也很性奋,渐渐地,我竟然也套弄起摄影师的大阳具。


此时摄影师剥开我乌溜溜的阴毛,我的淫穴已经泛滥,摄影师把嘴对着我已经肿胀的阴唇舔弄起来,我双手不断的按着摄影师的头,仿佛担心他的头会突然离开一样。


摄影师的双手也没闲着,除了舌头把我小穴舔弄外,双手更是不绝的搓揉我的双乳,还不时让两粒肉球交互拍打,只见我眼楮紧闭头猛摇,屁股更是共同这舌头的动作猛摇,真是异常的舒适。


就这样过了一阵子,摄影师忽然趴到我身上,我们成69 的姿式互相寻找慰藉,摄影师用舌头撩拨我的阴核,我则用双唇套弄摄影师宏大的肉棒,两人互相地取悦对方。


摄影师这时跪坐在我的两腿之间,他好像遭到我的鼓动,一边赞美我阴户的形状和颜色,并把他的龟头在我的阴唇上磨擦着。


摄影师刚开始还很规矩,过了不久他却 把阴睫前端滑进阴道,但根部还在里面。


我阴道忽然有充实的感觉,但却令我相当的亢奋,我不断闭着眼楮,享用着阴道被阳具扩充的快感,但我内心还不断等候明 伟能出现克制我这种淫荡的行为。


此时我羞涩说∶“好了啦,我快受不明晰,不要再继续了!”但是摄影师并不想中止,继续挺进。


我的阴道不断被摄影师的阳具扩充着,令我仿佛感触有点痛,但又很舒适,我的阴道已快被他挤破,心想与丈夫以外男子的第一次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。


但是明伟还是没有出现,我又不由得地叫出一些声音,我已经沉溺在这种快感之中。


由于阴道很早就湿透了,以是摄影师的阴睫很顺利的就滑进了我阴道,我的阴道已经被阳具充满,这极度强烈的快感,是我等待许久的。


摄影师开始抽送起来,他的抽送技术很好,像似受过训练一样。


后来是拔出一两寸又插进去,后来拔出来更多,最后每向外一拔,必将阴睫抽拔到阴户洞口,然后沈身向内一插,又整根撞入我小穴的深处。


我不断地哦~~~~~!嗯~~~~~~~!地嗟叹叫着,淫水像温泉一样从一个看不见的地点向外涌流,流得俩人的下体和铺在我臀下的床单都湿透了。


摄影师干得更起劲了,他放慢了抽插的速率,粗大的阴睫在阴户里疾速地进进出出,搅动着淫水发出扑滋~~扑滋~~的声响。


摄影师一壁插穴,一壁还玩着我前后晃动的双乳。


突然摄影师抽出粗大的肉棒,将躺在床上的我翻身,让我趴在床边翘起屁股,摄影师也站立床边,拉近我屁股,把 肉棒就对着我张开的肉缝又是一拔出穴,摄影师就靠着双手把我的身体一拉一推,肉棒就随着一进一出,丝绝不用费力,却是我被插的求饶,两粒34C的乳房随着 前后摆动,可说是乳波荡漾,十分诱人。


摄影师的肉棒更深得拔出了我的小穴,把我插的嗟叹声不断,我晓得我将近到达低潮了!摄影师这个色中妙手能够也感觉到了,只见他以更快的频率在我体内抽插着,只听到我啊~~~~~~~得长叫了一声,同时身子一挺,我已经将近到低潮了。


只见摄影师这时却慢了下来,同时将肉棒抽了出来,我反手去拉摄影师。


摄影师说:“叫我哥哥啊,说快来插我,才给你”。


我这时已经顾不得什么羞耻了,淫叫到:“哥哥!快给我!哥哥,快放进来!”影师这时才自得的将他的大肉棒又插进了我的小穴内。


只狂插了几下,只听我又是长长的啊~~~~~~了一声,同时身子一挺,我已经到低潮了!摄影师真不愧是年轻人,尤其阳具更是傲人又耐久,这时他又躺在床上,并将我抱起来跨坐在他身上。


“我还没有低潮耶!”摄影师戏谑的对我说。


接着他又把粗大的阴睫塞入我那湿透的穴中。


喔~~~~嗯~~~~我又发狂的嗟叹起来,并且疯狂的摇动腰臀,他那 粗圆的龟头不断的安慰到我的G点,一次又一次的撞击,舒适的急流顺着G点直冲我的脑门,喔~~~~真是美好极了。


摄影师不断的共同着我的摇摆抽插,手指还不时在我的屁眼上抚摸,偶而还会转移到摆动的乳峰上,有时就按住我的乳头,这样的动作不断重复着,直到摄影师一阵 哀叫声,放慢活塞动作后,他的臀部也一颤一颤地抽搐着,他正把少量的精液灌喷倒我的穴中,我隔着保险套感觉到他的精液许多也很热,穴中感触一股热流的温 暖,我又达到了另一种低潮。


摄影师离开我的身体后,我虚脱的躺在床上娇喘着,回味着美好的两次低潮,摄影师正旁边在整理衣物和现场的杂物,但我几乎得到知觉了,只想让身体的性急流继续回荡着。


当明伟从楼上下来时,只看到我舒适的仰躺着,摄影师也已经穿好衣服在照相机旁掌镜,捕获我满足的心情,我美丽的娃娃脸上弥漫着快乐与满足的红潮。


一股小瀑 布似的淫液从我的阴道里向外溢出来,沿着屁眼,流到床单上。


这一场香艳的场面,虽然被照相机杰出的记录下来,但是明伟并没有看到....我想这几张照片他 永远也不会看到吧。


正值炎热的冬季某一天,我跟明伟说我说生日快到了;并要明伟送我一个生日礼物,但明伟不知要送什么。


我想了一下,觉得本人身体不错且长得颇有气质,但是从 来没有记录下来,以后要是了生小孩,能够全部走样,以是想趁现在留下美妙的记录。


于是就跟明伟说我想要拍一组艺术照,明伟觉得这个点子不错,以是我们就出 门去找专门拍艺术照的店了。


比较了几家,终于找到一间看起来还不错的店。


老板是一位专业的摄影师,瘦高的身体并透着艺术气息,看起来蛮专业的。


于是我们和摄影师讨论了一些构想后,一行三人就来到了地下摄影室。


因为现场只要我们和摄影师,以是拍起来分外轻松,拍了一会儿,摄影师说我的条件不错,又是炎天,应该可以拍的清凉一些,这样才干真正留下完满的身体。


我跟明伟讨论一下,明伟说:“好吧!”横竖有他在场没关系。


于是我在摄影师的指导下,渐渐地解开衬衫的钮子,轻轻地显露半边酥胸,又缓缓撩起裙摆显露诱人的大腿,乃至连半通明的T字裤都若隐若现,而摄影师的镜头也卡擦卡擦的捕获我的诱人体态。


过了不久,我已经脱下了上衣,显露了玄色的诱人胸罩。


由于是第一次在生疏人眼前脱衣服,我觉得很害臊又有点不安,但是摄影师很亲切又很专业,让我担心了不少,不过我还是感觉满身都有点发烫的感觉。


又拍了一会儿,摄影师表示我把裙子脱下,我看了明伟一眼,明伟也有点兴奋地点点头,于是我就缓缓地脱下裙子,显露性感的半通明玄色丁字裤,我发现摄影师好像吞了吞口水。


由于我是第一次穿这么少表露在两个男子之间,真是有点怕羞,但是内心却有点安慰和不安的感觉,这是我结婚以后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


闪光灯闪了几下,摄影师又说既然来拍了,不如拍一些可以永世纪念的裸体艺术照,让生命留下一些杰出,以是请我放开一些。


我问了明伟,他说既然是送我的生日礼物,就由我本人决定。


明伟说结婚以来,从来没仔细地看过我的裸体,以是也很想看看拍出来的效果。


由于有生疏人的在场, 我也觉得很安慰。


并且既然要留下完满的记录,何不拍得彻底一点,以后也许没有这种机会了,并且摄影师看起来还满正直的,这又没有多余的人,于是我渐渐的把 内衣脱下,34C的乳房就弹了出来。


虽然结婚好几年了,但是我的美乳还是没有什么变形,虽然乳头颜色有点深,但这种颜色更能透出我这种成熟美妇的娇艳,当34C的乳房弹跳出来之际,我霎时羞红了脸,也不太敢抬头看照相机。


摄影师这时呆了一下,就不断猛按快门,我的心情看起来也很诧异。


此时的我,由于曝露在外人眼前,体内已产生了异样的变化,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正冲击着我,心跳放慢、满身发热,使我产生史无前例的感觉。


摄影师赞叹之余,表示我把身上最后一件内裤也渐渐脱下。


天哪!我岂不是全裸了?在两个男子眼前全裸是我从来没有过的行为,我想我大约已经有点兴奋了,加上 摄影师的游说及赞美,以是我就缓缓地脱下了内裤,满身已经暴露在他们眼前。


整齐的阴毛也露了出来,这使明伟脸上的心情更为惊讶,但是明伟愈是惊讶我好像愈 是迷网在这气氛中,原来这是另一个的我.....现在的我已经感觉小穴中已有一丝淫液流了出来,脑部因遭到很大的安慰,以是有点神魂颠倒,在摄影师的指导之下,我的动作愈来愈大胆,行为已有点失控了。


摆 了许多姿势之后,摄影师成心问我是不是处女,并称赞我的体态像处女一样纯洁可爱,这番撩拨的话语让我心中像吃了吗啡一样性奋,身体也愈加亢奋起来。


此时摄影师告诉我说:“尤物,乳头要挺一点,拍出来才会美观喔。


”并叫我本人捏捏本人的乳头,看能不克不及让乳头挺一点,我于是羞地照着摄影师的话做,不过这画面真是令人血脉喷张,因为我搓揉本人乳房的画面,像极了日本A片中的情节。


我发现连明伟的裤档也敏捷膨胀起来。


突然摄影师中止了拍摄,说ㄋㄟㄋㄟ拍出的结果欠好,于是他到楼上拿了一个黄色的小模子杯,接着从小杯中拿出一根小冰棍,走到了我身边,口中还是不断赞美我 的身体,说因为乳头不够挺怕画面不够美,以是他征求我的赞同,要用冰棍安慰一下乳头,由于我很信托他的专业,也没听清晰摄影师的话就点点头。


只见摄影师拿了小冰棍就往我的乳头上磨蹭绕圈,我颤抖了一下,并发出嗯~~~~嗯地一声嗟叹,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安慰的经验!不过我的心情应该是很舒适的样 子,乳头也敏捷的屹立起来,连乳晕上的小蕾也明晰可见。


嗯!还是摄影师有经验,否则能够要明伟的舌头才有办法了...CC...摄影师这时还贴在我的耳边,喃喃地不知说些什么,手中的冰棍也轻柔的安慰我的乳头,此时我好像不自主地轻轻地张开双腿,顺着细缝看去,熟习的爱液也潺潺的 顺着阴唇流下。


这时摄影师将冰棍交到我的手上,并引导我将拿冰棍的手放到阴唇上滑动,才起家回到照相机旁继续拍摄。


不过明伟在旁边却看的欲火焚身,快受不 明晰的样子,因为明伟和我认识这么多年,从来没看过云云火辣的场景,这是另一个我,跟明伟认识的我有天壤之别。


正当我性奋之余,一个极具香艳的画面出现在明伟的眼前,我将冰棍在本人的小穴口滑动,有时还轻轻的塞进穴中,并且我的脸上出现红潮了。


我晓得我在极度性奋之中,虽然我强忍着不发出声音,但他们还是可以隐约听到一些短促的呼吸声。


此时的我感觉阴道比刚才更湿了,满身发烫,一种莫名的快感和安慰持续的冲击着我,虽然没有人真正触摸到我的身体,但内心的愿望已使我无法本人了,我乃至不想这么快结束摄影,淫欲已渐渐的淹没了我的明智。


这时摄影师拉开幕帘。


后方出现一张古典的欧式大床,并请我移动到床上继续拍摄,明伟不担心地问我∶“可以了吧!”我眯着双眼明伟说:“再拍一下就好了。


”明伟的眼楮不断盯着我的裸体看,裤档里却不断的抖动,我想他待会回家肯定会和我云雨一番。


这时我自大地对明伟说∶“等照片拍好后,你会看到美美的我喔。


”古典大床上铺了粉白色的床单,摄影师并撒上一些玫瑰花瓣,我叫明伟后退一点,不要挡住摄影师拍摄,明伟后退了好几步,这时明伟大约想降降火气了,免的待会 太冲动跑到床上和我大搞起来,这样就难看了。


果真明伟说道:“我到楼上抽根烟,顺便找便当市肆买几瓶饮料。


”我也迷漾的点点头。


明伟上楼之后,摄影师叫我躺在床上并把双腿打开,我渐渐的照做。


想不到我会做出这么大胆的动作,原来我已经在这种气氛下而不能自已了。


我闭着眼楮,渐渐地 打开双腿,用左手摸着阴唇,右手摸着乳房,我现在已经是个发情的动物,淫欲让我无法控制本人的行为,我好像要享用这种快感,我自动的拨开大阴唇,让摄影师 可清晰的捕获我的私处。


过了一会,我又拨开小阴唇并高举双腿,这是很羞耻的姿势,但是在摄影师的赞美下,我情不自禁的照着摄影师的口令动作,此时我只想留下美丽的照片。


这时,摄影师突然打开旁边的古典衣橱,外面有百般极尽撩拨的情味内衣,并怂恿我穿上这些内衣拍摄,于是我挑了件紫色蕾丝的束腰马甲,马甲穿在乳房上面,将 我的美乳托的更高耸也更诱人,马甲下缘有四条蕾丝吊带,夹在淡紫色的丝袜上,让我看起来像是极度淫荡的贵妇。


在镜头下,我更大胆地摆出各种撩拨和淫荡的姿 势,只为了留下最性感的一壁。


我轻抚着本人的乳房,并且阴户大开的让人照相,我的心情看起来真的很淫荡,阴道已经湿透了,外面好像极度的酥麻,钜细阴唇也因兴奋而充血肿大,看来,我真的很想要一些东西来填满小穴了。


摄影师这时拿出一个小瓶子,告诉我说这是一种新产品,假如喷在皮肤上,会像穿上丝袜一样让皮肤光华美丽,拍摄起来也会更美观,我在杂志上看过这种产品,不过却没有运用过,没想到摄影师竟然有这种产品,不过为了画面美观,我马上点头赞同。


于是我接过瓶子开始涂抹起来。


“涂的不是很均匀,有些中央没涂到。


”摄影师一边审视一边说,然后从我手上接过罐子,倒一点在手上,我没留意到摄影师的动作,摄影师一低身便将油抹在我的大腿内侧。


我娇羞地说:“那边?”当摄影师开始抹的时候,我才接话,但这样半询问的语气,仿佛恰好赞同摄影师的动作,想制止也来不及,这样一来也只好默许摄影师的动作。


摄影师几乎是将我的双腿重新抹一次油,摄影师细致的大手,顺着我的大腿不断往下抹到小腿,摄影师的动作很缓慢,与其说是抹油,感觉起来更像是在抚摸,在我满是油的腿上来回的抚摸,一阵阵舒滑的感觉,让我本来就敏感的身体轻微的颤抖。


半跪在地上的摄影师,脸恰好面对着我的三角地带,我可以感觉到摄影师呼吸的热气,刚好喷在敏感的小穴口上,惹起阵阵酥麻,我隐隐觉得这样下去仿佛不大好. ...“来!举起来。


”摄影师抹的兴起,将我的一只脚抬起来,放在大床的边缘上。


我此时有点重心不稳,一只手很天然的搭在摄影师肥胖的肩膀上,摄影师没有说话, 将我的高跟鞋脱下,从脚指头到脚底,沿着脚踝均匀的上油,这让我觉得非常舒适,加上偶尔带点推拿的指压,我感触满身逐渐的抓紧,接着摄影师很快的将高跟鞋 帮我套上,这是第一次有人帮我穿高跟鞋,这样的周到让我有点飘飘然,但穿好后摄影师依然把我的脚架在大床边缘。


摄影师又倒一些油得手心,并开始替另一只脚上油,从小腿往上后轻抚过膝盖渐渐往上移动,这给我一种很安慰的感觉,因为我一条腿弯曲撑在大床边缘,大腿是分 开的,下半身的门户完全大开,并且,这样的姿势,让本人的私处裂缝,轻轻的张开,再加上抹油的舒适安慰,私处裂缝天性的一张一吸,好像在等待些什么,我心 思明确这样子持续充血,会让本人过度兴奋。


我有点想抑制本人开始燃起的感觉,但摄影师一边抚摸,一边推拿,一边搓揉,一边靠近我的紧张部位。


摄影师的手不断到我的三角地带后,忽然停下来,然后沿着 耻骨边缘,用手指画出一道界线,这个动作也让我紧绷的心境,涣散下来,毕竟摄影师还满抑制的,不会于跨越界线,这个动作也真正让我开始担心的享用摄影师的 服务。


这时摄影师请我站起来,看看前后涂抹的能否均匀。


“嗯!大腿还差一点。


”摄影影师说完又到了一些“丝袜油”在手上。


但是因为我撑住地上的脚底刚才被抹满油,脚底板和高跟鞋面,因为油的润滑让我有点站不住,我只好两手都搭在摄影师肩膀上,同样的,摄影师涂抹的手也不断到 大腿根部才中止,只是摄影师这次在我的大腿尽头停顿比较久,沿着大阴唇边缘,不断的来回推拿,这样的动作,因为很靠近紧张部位,一种随时都有被侵袭的能 够,让我感触更安慰,但我还是冒险的让摄影师继续他的动作。


还好,摄影师还是谨守住界线,但摄影师这样子的守住界线,反而让我因为置信,反而丧失警觉性。


“好了吗!这下被你赚到了。


”我玩笑的亏摄影师,因为置信摄影师不会乱来,以是言谈间就没有拘谨,很天然的和摄影师打屁起来。


“好了!”摄影师这时站了起来,要将瓶子收起来,但不巧被我绊了一下,洒了一些到我的身上。


“好吧!我看这下子要满身都抹才会均匀了!”摄影师笑说。


我的美胸都沾满了油,“哇!都流进衣服了。


”我说道。


摄影师刚刚真的不警惕倒了许多油在我身上,胸口的油沿着乳沟滑进马甲,怪难受的,因为都是在胸部。


“来!否则把马甲脱失好了。


”因为就在旁边,摄影师二话不说,把我拉近他,转过我的身子,我变成背对摄影师,摄影师马上找到马甲的排扣,一下子就把排扣整排拉开,这件紫色马甲便离开了我的身体。


“把油抹匀,比较美观也比较舒适。


”摄影师把马甲丢到一边,也不等我回话,便在我的背部抚摸起来,刚刚的油也有一些流到背后,但摄影师的手间接由我的腰部渐渐往上抚摸,也不晓得是刚刚流进去的还是摄影师手上的,已经分不清晰了。


“脚好酸!”我对摄影师撒娇的说。


至于摄影师主动把我的马甲脱失和抹油的举动,倒不是很反对,反而摄影师这么做,我还觉得很舒适,次要是从开始拍摄以来,我认为摄影师不会乱来,心思上对摄影师已经很信托了。


摄影师走到床边坐了下来。


“来!坐在我膝盖上,这样就不会沾到床单了。


”摄影师拉住我的手臂,转过我的身,轻轻的把我向下拉。


“不怕被我坐坏?”我一边讽刺摄影师,一边顺着摄影师的力道,轻轻地坐在的膝盖上,心想这么坐应该还好,毕竟不是坐在大腿上,但是我暴露的臀部接触到摄影师的膝盖时,被膝盖的骨头顶的有点不舒适。


“怕什么?又不是坐到不该坐的。


”摄影师有点开黄腔,但摄影师的手可没闲着,我坐下后,摄影师的手可以构到肩膀,开始抚摸我的颈子和肩膀,然后渐渐的往下指压。


“你的手艺不错,可以去兼差了。


”我对着摄影师说。


摄影师的推拿非常舒适,特别是还有油的润滑,我感觉到摄影师的手四处游走,然后再一的往下到腰部,然后再往上抚摸,抚摸再抚摸,然后又毫无阻碍的抚摸润滑娇嫩的背部。


由于摄影师的裤子也沾满了油,坐在摄影师的膝盖上会渐渐往下滑,我没有特别去调整坐姿,顺其天然的往下滑,这样臀部便不会被膝盖骨头顶的很不舒适,我感觉 到摄影师的手顺着腰部开始绕到小腹,将流到小腹的油一抹而开, 摄影师的手,沿着阴毛边缘抚摸,然后渐渐向上抚摸不断到乳房下缘,顺着乳房边缘轻轻的抚摸,我又开始轻微的颤抖。


还好我现在是背对着摄影师,另一方面,摄影师的膝盖好像故意无意的往上举高,这让坐在摄影师膝盖上的我渐渐的往摄影师大腿滑,不断到滑到臀部碰触到摄影师的小腹,而我暴露的背部和摄影师几乎贴到一同,而摄影师也很天然的将手沿着腰摸到了小腹。


忽然摄影师的一只手滑进了我的大腿根部,这让我感触有点安慰,而摄影师另一只手则沿着乳房边缘抚摸,只是每一次抚摸,便往上推一点。


每次抚摸到的乳房面积 越来越大,安慰也越来越高。


我晓得摄影师每来回一次都在试探,但他不断的跨越界线,但是因为滑油在摄影师的手掌和的肌肤之间交互的作用,柔嫩顺畅的感觉让 我升起一种不忍心阻断的感觉。


“嗯~~。


”当摄影师整个手掌搓揉到乳房时,我已经浑身发软,想要挤出声音要摄影师中止,但当摄影师的手指捏着乳头时,我不自觉的发出第一声淫乱的嗟叹, 摄影师好像遭到嗟叹的鼓励,一只手抚弄乳房,用手掌擦乳头,另一只手间接用手指揉捏我的乳头,阵阵麻痒的快感直上我的脑门,我嗟叹的更大声了。


我的身体越来越火热的时候,感觉到有个火热的硬棒顶着臀部,我晓得那是摄影师的阳具,但我已经不以为意了,我晓得这是男子正常的反应,也证明本人的体是美丽诱人的。


在摄影师的抚摸下,我满身又开始发热。


这时摄影师贴近我的耳朵,口中呼出的热气,哈的我满身发痒,然后摄影师突然咬住我的耳垂,我几乎立即就发出忘我的嗟叹,因为那是我很敏感的地带,一但被咬到,马上满身就酸软,加上在身上四处游走的大手,我的女性原始天性需求就快被引爆。


“啊~~啊~~。


”摄影师不断的用力的揉捏我的乳头,让我又酥又麻,安慰到说不出话来,就在我快堕入忘我时候,摄影师一手托住我左边的大腿,一手环抱住我的腰,然后顺势一转,我变成跨坐在摄影师大腿上,面对着摄影师。


这出乎我预料的举动,因为坐在摄影师满是滑油的大腿上,基本来不及制止摄影师,并且还天性的顺着摄影师的动作,天然的将本人大腿跨过摄影师,变成跪骑在摄影师的大腿上,只是这样子便不像刚刚和摄影师前胸贴后背,和摄影师中间拉开一小段距离,这样的大动作,让我有点疯狂。


“摄影师!这样子~~~好吗?”虽然我的胸部已经被摄影师摸遍了,但和摄影师这样的姿势还是很令我怕羞! “嗯~~”摄影师模糊的答复,还将手放在两侧腰部上,轻轻的上下滑动,我因为在极度性奋之中,以是也只好任由摄影师抚摸纤细的腰部。


我感觉到摄影师将眼光下移到赤裸的乳房上,我的乳房形状十分美丽, 没有因为年龄而下垂,并且又挺又翘,我晓得有个男子正在详细检视本人光秃秃的身体,并感觉到本人的乳头正逐渐的变硬。


“尤物!比女神还美丽。


”摄影师一边将我的手各放在他的两边肩膀上,一边发出赞叹,双手还向暴露的乳房移动抚摸,听到摄影师的赞美,我的防线几乎要彻底崩溃了。


我外表上虽然有点不要摄影师继续,但是事实上我不断坐在摄影师大腿上。


“太太!可不要对我乱来喔!”摄影师反过来调戏我!被这样一闹,我开始抓紧本人的心境。


回了他一句:“你少臭美!”摄影师已经很乐成的转移了我的留意力。


“来!抓好!我再倒一些油!”摄影师不等我进一步反应,在我腰上的手顺势搂住我的腰,一边身体向前坐起来,腾出一只手到摄影架上拿油,这样一来,我整个人 被摄影师搂个实实的,但我大大的乳头已经压在摄影师的胸膛上,挤压着变形的乳房,这让我开始紧张,但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。


摄影师放在我大腿的手一边往上 抚摸,沿着我的腰际渐渐的往上爱抚,直到我的乳房侧面,用大拇指轻轻的压揉我的乳房。


摄影师的手覆盖住我整个乳房时,我满身颤抖一下,酥麻的感觉立即传遍满身,“你~~你~~不行以乱来喔。


”我浑身发烫,跟摄影师假装的自持一下。


“那是肯定的。


”摄影师有点诡异的笑着答复。


“ㄟ!所谓的乱来是什么?”摄影师促狭的问我! “乱来喔!乱来便是~~~。


”“乱来便是你~~你~~ 的那~~~”我欠好意思说出上面的话。


这时聪明的摄影师也看出我已兴奋过度,能够很想要了,于是他问我需不需求男模儿来“协助拍摄”?我怅惘地闭着眼楮,想都没想地点点头。


没想到摄影师毛遂自荐,说本人的身体很上镜头,跟我搭配拍摄肯定相当有美感,并且照相机可以设定在自动拍摄,摄影师并向我说明并保证,只是做做豪情的动 作,会适可而止,绝不会有越轨的举动。


不过亢奋中的我并没有什么防线了,并且拍摄过程中也对摄影师产生好感及信赖感,以是就答应了。


这时摄影师走到床沿,脱下衣服,啊~~他的阳具很长也很粗。


摄影师指导我和他摆一些类似作爱的姿势。


我都逐个照做。


忽然摄影师很温柔地吻着我的耳垂,并轻 声细语的赞美我,我也嗯嗯啊啊的嗟叹着。


突然摄影师吻上我的樱唇,并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我的舌头居然也情不自禁的跟他的缠在一同,照相机持续的自动的拍 着。


一会儿,他用手搓着我的乳房,使我体内的细胞仿佛要爆炸一样,我的身体已经完全的消融了,他开始吸着我的乳房,太强烈的感觉不断冲向我的脑海,当他轻咬着 我的乳头时,我完全的投诚了,此时除非明伟在场能克制之外,我已无法中止统统的行为。


因为我的小穴内酥麻难耐,并且愈来愈想要了。


摄影师开始进攻了,他不断舔着我高耸的乳房,粉红色的乳头已经更屹立了,我的淫水也已经泛滥成灾,整条床单湿了一大片,阴道里已湿得不克不及再湿了。


照相机的快门不断在卡擦作响,我应该已经晓得和明确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,但是我仿佛并不想中止。


我的内心其实不断在等着明伟来克制我,但明伟恰好在里面买饮料,接下来我的双脚被摄影师分开,他用手抚摸着我的阴唇,且将手指伸进我的阴道,不断来回抽送着,等他确定我已经湿透了,而他的阳具也早已青筋满布,蓄势待发。


摄影师好像早有预谋,在不知不觉中已戴上了保险套,他引导我的手去抚摸他的阳具,由于明伟不在现场,我好像也豁出去了,由于我已经处于空虚难耐的情境之中,当摸到坚挺粗大的阴睫时也很性奋,渐渐地,我竟然也套弄起摄影师的大阳具。


此时摄影师剥开我乌溜溜的阴毛,我的淫穴已经泛滥,摄影师把嘴对着我已经肿胀的阴唇舔弄起来,我双手不断的按着摄影师的头,仿佛担心他的头会突然离开一样。


摄影师的双手也没闲着,除了舌头把我小穴舔弄外,双手更是不绝的搓揉我的双乳,还不时让两粒肉球交互拍打,只见我眼楮紧闭头猛摇,屁股更是共同这舌头的动作猛摇,真是异常的舒适。


就这样过了一阵子,摄影师忽然趴到我身上,我们成69 的姿式互相寻找慰藉,摄影师用舌头撩拨我的阴核,我则用双唇套弄摄影师宏大的肉棒,两人互相地取悦对方。


摄影师这时跪坐在我的两腿之间,他好像遭到我的鼓动,一边赞美我阴户的形状和颜色,并把他的龟头在我的阴唇上磨擦着。


摄影师刚开始还很规矩,过了不久他却 把阴睫前端滑进阴道,但根部还在里面。


我阴道忽然有充实的感觉,但却令我相当的亢奋,我不断闭着眼楮,享用着阴道被阳具扩充的快感,但我内心还不断等候明 伟能出现克制我这种淫荡的行为。


此时我羞涩说∶“好了啦,我快受不明晰,不要再继续了!”但是摄影师并不想中止,继续挺进。


我的阴道不断被摄影师的阳具扩充着,令我仿佛感触有点痛,但又很舒适,我的阴道已快被他挤破,心想与丈夫以外男子的第一次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。


但是明伟还是没有出现,我又不由得地叫出一些声音,我已经沉溺在这种快感之中。


由于阴道很早就湿透了,以是摄影师的阴睫很顺利的就滑进了我阴道,我的阴道已经被阳具充满,这极度强烈的快感,是我等待许久的。


摄影师开始抽送起来,他的抽送技术很好,像似受过训练一样。


后来是拔出一两寸又插进去,后来拔出来更多,最后每向外一拔,必将阴睫抽拔到阴户洞口,然后沈身向内一插,又整根撞入我小穴的深处。


我不断地哦~~~~~!嗯~~~~~~~!地嗟叹叫着,淫水像温泉一样从一个看不见的地点向外涌流,流得俩人的下体和铺在我臀下的床单都湿透了。


摄影师干得更起劲了,他放慢了抽插的速率,粗大的阴睫在阴户里疾速地进进出出,搅动着淫水发出扑滋~~扑滋~~的声响。


摄影师一壁插穴,一壁还玩着我前后晃动的双乳。


突然摄影师抽出粗大的肉棒,将躺在床上的我翻身,让我趴在床边翘起屁股,摄影师也站立床边,拉近我屁股,把 肉棒就对着我张开的肉缝又是一拔出穴,摄影师就靠着双手把我的身体一拉一推,肉棒就随着一进一出,丝绝不用费力,却是我被插的求饶,两粒34C的乳房随着 前后摆动,可说是乳波荡漾,十分诱人。


摄影师的肉棒更深得拔出了我的小穴,把我插的嗟叹声不断,我晓得我将近到达低潮了!摄影师这个色中妙手能够也感觉到了,只见他以更快的频率在我体内抽插着,只听到我啊~~~~~~~得长叫了一声,同时身子一挺,我已经将近到低潮了。


只见摄影师这时却慢了下来,同时将肉棒抽了出来,我反手去拉摄影师。


摄影师说:“叫我哥哥啊,说快来插我,才给你”。


我这时已经顾不得什么羞耻了,淫叫到:“哥哥!快给我!哥哥,快放进来!”影师这时才自得的将他的大肉棒又插进了我的小穴内。


只狂插了几下,只听我又是长长的啊~~~~~~了一声,同时身子一挺,我已经到低潮了!摄影师真不愧是年轻人,尤其阳具更是傲人又耐久,这时他又躺在床上,并将我抱起来跨坐在他身上。


“我还没有低潮耶!”摄影师戏谑的对我说。


接着他又把粗大的阴睫塞入我那湿透的穴中。


喔~~~~嗯~~~~我又发狂的嗟叹起来,并且疯狂的摇动腰臀,他那 粗圆的龟头不断的安慰到我的G点,一次又一次的撞击,舒适的急流顺着G点直冲我的脑门,喔~~~~真是美好极了。


摄影师不断的共同着我的摇摆抽插,手指还不时在我的屁眼上抚摸,偶而还会转移到摆动的乳峰上,有时就按住我的乳头,这样的动作不断重复着,直到摄影师一阵 哀叫声,放慢活塞动作后,他的臀部也一颤一颤地抽搐着,他正把少量的精液灌喷倒我的穴中,我隔着保险套感觉到他的精液许多也很热,穴中感触一股热流的温 暖,我又达到了另一种低潮。


摄影师离开我的身体后,我虚脱的躺在床上娇喘着,回味着美好的两次低潮,摄影师正旁边在整理衣物和现场的杂物,但我几乎得到知觉了,只想让身体的性急流继续回荡着。


当明伟从楼上下来时,只看到我舒适的仰躺着,摄影师也已经穿好衣服在照相机旁掌镜,捕获我满足的心情,我美丽的娃娃脸上弥漫着快乐与满足的红潮。


一股小瀑 布似的淫液从我的阴道里向外溢出来,沿着屁眼,流到床单上。


这一场香艳的场面,虽然被照相机杰出的记录下来,但是明伟并没有看到....我想这几张照片他 永远也不会看到吧。


影片评论

首页

长视频

短视频

图片

写真

小说

声音

script>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})();